(汶川地震三周年)老北川,静静地祭奠

  中新社北川5月11日电 题:老北川,静静地祭祀

  中新社记者 张子扬

  连续阴森
了多日的北川老县城,11日上午渐渐转晴。阳光照射到这座曾因地震而四分五裂的小城。

  3年过去了,当初的撕心裂肺、山崩地陷已趋于平静。一道铁门将北川老县城内外隔离开来,门内的全国安息着上万名逝者。

  10日至12日,是这场大地震的公祭日。良多得到亲人的灾民来到这个已熟悉的地方,带上黄菊花、冥币、鞭炮,也有带着逝去孩子喜爱的玩具,安静地祭祀。

  在废弃的北川大酒店门前,一名
久久不愿拜别的妇女默默吊唁着遭灾的mm和妹夫,“每逢重要日子都会来这里看看,想想她,跟她说几句知心话。但眼泪已哭干,流不出来了。”

  前来吊唁的人良多,但整个老北川县城内却显得很静。

  偶尔间,能听到祭祀者的抽泣声。在北川中学门前,良多
家长来探访再也见不到的孩子。一名
得到妻子和女儿的中年男子说,“3年前的明天,娃娃还要我送她去上学,但我说忙,中先生,应该自力了。没想到,这是女儿最后一个要求……”

  心中的悲痛与自责,让这个中年男人眼中噙满泪水。他强忍着难过说,“孩子生前很喜爱鸽子,也许她如今已变成了小鸟,在天空自在翱翔。我不应该再这么多虑了……”

  曲山小学校门前,这个老县城里已最繁华的地带,电线杆上竖着的――“内有先生收支,请车辆慢行”还清晰可见。如今,再也没有车辆从这里经过。

  两年前,国度做出了北川老县城原址保护的决定。因考虑到保险要素,如今局部建造已被围起。

  执勤的警员见到祭祀者跨越雕栏走入废墟祭祀,他们会上前温和地劝离,“主要担心损毁的建造塌下来将人砸伤,别的也希望不要再去打扰那些沉睡的逝者。”一名
年老的武警战士解释说。

  城外,接近中午时,抛售各种羌族纪念品的小贩越来越多,销售冥币、纸质的金元宝的销售者买卖最好。

  在23公里之外,新北川已在一片荒河滩上奇迹般地拔地而起。良多
人在与记者交谈时都会说一句话,“留下一条命,已算幸运了。无论未来的日子怎么样,老是要过下去”。但也对这座新城的生活有各种各样的憧憬。(完)
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cf-saba.com